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忍耐

 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扫罗的擅专--基督教文章  

2017-03-12 07:22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回归伊甸《扫罗的擅专--基督教文章》
在吉甲大会之后,扫罗遣散了攻击亚扪人时所招集的军队,只留下二千人跟随着自己驻扎在密抹,另有一千人跟随他儿子约拿单在基比亚。这是一个极严重的错误。他的军队因最近的胜利,心中充满了希望和勇气;如果他乘战胜之余威,立时去攻打以色列其他的仇敌,则对于争取国家自由之战,自必收效甚宏。

  同时,他们好战的邻邦非利士人非常活跃。他们在以便以谢战败之后,仍旧在以色列地保持着一些山上的堡垒;如今他们在以色列的心脏地带也设立起来了。非利士人在训练,武器和装备上,都较以色列人为优。在他们压迫以色列人的长久时期内,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起见,曾经禁止以色列人作铁匠,以免他们为自己制造武器。在停战之后,希伯来人仍然到非利士人的防地去,求他们的铁匠为他们修造铁器。以色列人因为喜好安逸,又因长期压迫所生的自卑心理,大都忽略了为自己预备作战的武器。在战争时所使用的弓和甩石的机弦,以色列人固然能以获得;但除了扫罗和约拿单之外,他们“竟没有一个手里有刀有枪的。”(撒上13:22)

  扫罗作王第二年,他才开始试图制服非利士人。第一次的袭击是王的儿子约拿单所领导的,他在迦巴攻击非利士人,战胜了那地的驻军。非利士人因这次的失败极其忿怒,就急速准备反攻。这时,扫罗命令在遍地吹角宣布战争,招集一切兵士,包括约但河对岸的支派在内,都聚集在吉甲。这个号召他们都听从了。
 
  非利士人早已经在密抹聚集大军,──“有车三万辆,马兵六千,步兵象海边的沙那样多。”(撒上13:5)当这消息传到吉甲扫罗和他的军队中时,众百姓想到他们所要应付的劲敌,因而胆战心惊起来。他们实在还没有准备好去应战,所以许多人非常恐惧,以至不敢出来尝试作战。有一些人过约但河回去了,而另一些人则躲藏在那一带地方的许多山洞,石穴和坑中。当会战的时候临近,逃兵就越发增多了,那些没有逃亡的士兵,则因感觉不祥之兆而恐惧万分。

  当初扫罗受膏作以色列王的时候,撒母耳已经清楚地指示过他们这时所应采的步骤。先知曾说:“你当在我以先下到吉甲,我也必下到那里献燔祭和平安祭;你要等候七日,等我到了那里,指示你当行的事。”(撒上10:8)
扫罗的擅专--基督教文章 - 回归伊甸 - 回归伊甸的博客
 
  扫罗天天在那里等候,但并没有进行什么决定性的努力来鼓励百姓,或激发他们信靠上帝的心。在先知所约定的日期还没有完全届满之前,他就等得不耐烦了,并因环绕着他的困难环境而自己也灰心丧胆了。他没有忠心准备百姓参加撒母耳所要举行的献祭之礼,反而沉溺于不信和惧怕之中。借着献祭寻求上帝,原是一项最严肃而重要的工作;上帝要他的百姓省察己心,悔改罪行,以至他们的祭物可以蒙他悦纳,他就可以赐福给他们,使他们能战胜仇敌。但是扫罗渐渐的急躁起来;百姓也没有依靠上帝的帮助,反而仰望他们所拣选的王来引领他们,指示他们。

  然而耶和华仍旧看顾他的百姓,并没有丢弃他们,令他们遭受那临到单靠血肉之体的人的种种灾难。在到了千钧一发的危机中,他使他们确知依靠人乃是何等的愚妄,并使之转向他作他们惟一的帮助者。如今扫罗的试验时期已经来到,要显明他究竟是否依靠上帝,是否能照着他的命令忍耐等候,借此显明自己是上帝能在艰难境遇中信任他为治理他子民的君;或是显明自己是一个心志不定,不配担任所要交托给他的神圣责任的人。以色列人所拣选的君王,将会听从万王之王的命令吗?他会不会令灰心的兵士注意那作他们永恒之能力和拯救的主呢?

  扫罗等候着撒母耳来,越等越不耐烦了,他把军队的混乱,苦恼,和逃亡,都归咎于先知这一次的缺席。约定的日期已到,但上帝的仆人却没有即时前来。上帝曾故意留住他的仆人。但扫罗那暴躁而易受冲动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了。他觉得必须作一些事来安抚百姓惧怕的心,所以他决定招集大会举行献祭之礼,并借着献祭来恳求上帝的援助。上帝曾经指示,惟有那些献身担负圣职的人,才能在他面前献祭。但扫罗吩咐说:“把燔祭……带到我这里来。”(撒上13:9)他竟穿着军装,拿着武器,走近祭坛,在上帝面前献祭。

  “刚献完燔祭,撒母耳就到了;扫罗出去迎接他,要问他好。”撒母耳立时看出扫罗已违犯了所给他明确的指示。耶和华曾借着他的先知说明这时以色列在危机中所该作的事。如果扫罗履行了上帝应许赐帮助的条件,耶和华就必借着那少数效忠于王的人为以色列人行神奇的拯救。但扫罗竟那么满意于自己和自己的工作,以至他出去迎接先知的时候,倒以为自己是应受褒奖而不必受谴责的呢。

  撒母耳的脸上满了忧虑和烦恼之色;他问扫罗说:“你作的是什么事呢?”扫罗为他擅专的行为推辞说:“因为我见百姓离开我散去,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,而且非利士人聚在密抹;所以我心里说,恐怕我没有祷告耶和华,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击我;我就勉强献上燔祭。”

  “撒母耳对扫罗说:你作了糊涂事了,没有遵守耶和华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,若遵守,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,直到永远。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;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他心意的人,立他作百姓的君。……撒母耳就起来,从吉甲上到便雅悯的基比亚。”

  这时,除非以色列人不再作上帝的子民,那么就必须维持原先建立君主政体的基本原则,以色列国家必须受神权的治理。如果以色列人能完全属于耶和华,如果属肉体和属世俗的意志能服从上帝的旨意,他就继续作以色列国的元首。只要扫罗和百姓能表现自己是属于上帝的,他就能一直作他们的保障。以色列的君王若不在一切事上都承认上帝的无上威权,他们就断不能兴旺。

  如果扫罗能在这一次的试验中,显明自己尊重上帝的命令,上帝就能借着他成全他的旨意。如今他的失败证明他不配作上帝的代理人。若是继续作下去的话,他必导致以色列人于错误之中,那控制一切的就不再是上帝的旨意而是他个人的意志了。如果扫罗能忠诚到底,他的国位就必坚立直到永远;但是他既然失败了,上帝的旨意就必须借着另一个人来成全。以色列的政权必须委托给一个愿意照着上天旨意治理百姓的人。

  我们真不知道,在上帝试验人的事上,究竟有多大的利害关系。除了严格顺从上帝的话以外,别无安全的道路,他一切的应许都是以信心和顺从为条件的,若不顺从他的命令,《圣经》上丰富的应许就不能实现在我们身上。我们不可随着情感的冲动,也不可依靠人的见解行事;无论我们的环境如何,我们应当听从上帝明显的旨意,并依着他确定的命令行事为人。这样,上帝自必为这事情的结果负责,借着忠心遵守他的训言,我们可以在试验的时候,于世人和天使的面前,证明耶和华可以在困难的境遇中,信任我们能实行他的旨意,尊荣他的圣名,使他的百姓得福。

  扫罗虽已招致了上帝的不悦,可是他还不愿意自卑悔改。他所缺少的真正虔诚,他要企图借热诚履行宗教仪式来弥补。从前何弗尼和非尼哈把上帝的约柜运到军营之中,而以色列人仍遭失败,这事扫罗不是不知道的;虽然如此,他还是决心要把那神圣的约柜和随从的祭司请来。他若能借此鼓舞百姓的信心,就希望重新招集他分散的军队与非利士人作战。他现在不需撒母耳在场支持他,如此就能免去先知的不受人欢迎的批评和责备了。

  过去曾有圣灵赐给扫罗,以启迪他的悟性,令他的心地柔和。他曾从上帝的先知那里领受真诚的教训和责备。然而他的心还是多么乖张啊!以色列人第一个王的历史乃是一个悲惨的例子,说明幼年养成的恶习有何等大的力量。扫罗在幼年时期就不爱上帝,也不敬畏他;而且他那急躁的性情既没有在幼年时训练成顺服,就必随时反抗神圣的权威。那些在幼年敬爱上帝的旨意并忠心尽责的人,就可以准备在成年时期担任更高的职务。但人若多年妄用上帝所赐的才能,而到了他们意欲改变的时候,还希望如少壮时一样很自然地把这些能力用在完全相反的事业上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扫罗想要振奋民心的企图,结果没有成功。他既发现自己的军队只剩下六百人,就离开吉甲,退到新近从非利士人手中夺来的迦巴堡垒去。这座城在一个深而险的山谷南面,在耶路撒冷之北几里路。在这同一个山谷的北面就是密抹,非利士的军队就驻扎在这里,并时常派遣队伍出去蹂躏各地。

  上帝有意让事情误到这样危急的地步,借以谴责扫罗的乖张,并给他的子民一个谦卑与信心的教训。因为扫罗在擅自献祭的事上犯了罪,所以耶和华不让他得到战胜非利士人的光荣。王的儿子约拿单是一个敬畏耶和华的人,他就蒙拣选作了拯救以色列人的器皿。他受到神圣的灵感,向拿兵器的人建议,他们二人暗暗地去袭击敌营;他主张说:“或者耶和华为我们施展能力,因为耶和华使人得胜,不在乎人多人少。”(撒上14:6)

  拿兵器的人也是一个有信心常祈祷的人,他赞助了这个计划,但惟恐别人拦阻他们,于是二人暗暗离营。二人向引导他们列祖的上帝恳切祷告之后,便决定求一个记号作进退的方针。于是他们下到两军对阵的隘口,悄悄地在山峰的荫下,和高低起伏的岩石所遮蔽着的曲径上穿过去。及至走近敌营之时,他们故意让敌人看见,非利士人就轻蔑地说:“希伯来人从所藏的洞穴里出来了。”于是对他们说:“你们上到这里来,我们有一件事指示你们。”这话的意思是要刑罚这两个胆敢上山的以色列人。但这话却正是约拿单和他同伴所预定的记号,认为是耶和华必使他们工作顺利的凭据。于是他们避过这些非利士人,再取一条隐蔽而难行的路。这条路是非利士人以为无人能以飞越的,所以防范不甚严密。这两个武士就这样袭入敌营,哨兵惊慌失措,来不及抵抗,就被他们杀了。

  天上的使者保护了约拿单和他的从者,有天使在他们旁边作战,非利士人就在他们面前崩溃了。那时地大震动,如同有大队马兵和车辆冲来似的。约拿单认出了上天帮助的记号,连非利士人也知道有上帝为以色列人施行拯救。营内营外的非利士人都甚恐惧战兢。他们在慌乱之中,错将自己的士兵认作敌人,就互相击杀起来了。

  不久,战场的喊声传到以色列人营中。扫罗王的守望兵看见非利士的军队溃乱,人数减少,就来报告。那时还不知希伯来营中有什么人出去作战。经过点名之后,就知道只有约拿单和拿兵器的人没有在营中。扫罗既看见非利士人溃败慌乱的情形,就领着他的军队参加攻击。那些从前逃亡或投降仇敌的希伯来人,这时也转过来攻击他们;那藏在山地的许多人也都出来追杀,当非利士人溃逃的时候,扫罗的军队便大大杀戮他们。

  王决意要尽量利用他的机会,就卤莽地命令他的兵士全天不吃东西,并以严肃的咒诅加强他的禁令,说:“凡不等到晚上向敌人报完了仇吃什么的,必受咒诅。”原来这场战争,在扫罗还不知道而且没有参加的时候,早已经是胜利的了;他却希望借着全然杀灭溃败的军队来显扬自己。这个禁止人吃东西的命令,乃是出于他自私的野心,并显明他为满足自高的欲望起见,就不关心百姓的需要。扫罗用严肃的咒诅来坚定他的禁令,这一件事显明他非但是卤莽,而且也是亵慢的。在他咒诅的话中,正足以说明他的热心乃是为自己而不是为上帝的尊荣。他声称,他的目的不是“已使耶和华可以向他的敌人报完了仇,”乃是“使我可以向我的敌人报完了仇。”(译者按:撒上14:24;英译本直译如上。)

  这禁令的结果,反而使百姓违犯了上帝的命令。他们既终日作战,就饿得发昏了;所以限期一过,他们便急忙将所夺取的牛羊连肉带血都吃了,这样就违犯了不可吃血的律法。

  在那一天的战役中,约拿单没有听见王的命令,所以当他经过树林吃了一点蜜,就无意中犯了王的命令。到了晚上扫罗才知道了这事。他曾宣布,凡违犯他命令的人必被处死;如今约拿单虽然没有故意犯罪,而且上帝虽然神奇地保全了约拿单的性命,并借着他施行了拯救,但王仍宣布必须执行处决。若饶了他儿子的性命,无异承认扫罗那么卤莽的立誓乃是犯了罪。这就大有损于他的威信。扫罗可怕的判决是:“约拿单哪,你定要死,若不然,愿上帝重重的降罚与我。”

  扫罗既不能得到胜利的荣誉,他就希望借着热心维持自己誓约的神圣性而得尊荣。即或必须牺牲自己的儿子,他还是要给百姓一个深刻的印象,就是王的威权是必须维护的。不久之前,扫罗曾在吉甲违犯了上帝的命令,擅自作祭司的工作。当撒母耳谴责他的时候,他还强辩自己有理。如今当他自己的命令被人违犯时,──何况这命令是不合理的,而且违犯的又是出于无意,──这位作王又作父亲的,竟定了他儿子的死罪。

  百姓不肯让他执行这个判决。他们不怕王的怒气,陈述说:“约拿单在以色列人中这样大行拯救,岂可使他死呢?断乎不可,我们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,连他的一根头发也不可落地。”这个骄傲的王,不敢轻视百姓一致的意见,于是约拿单的性命得以保全。

  扫罗不能不觉得他的儿子在百姓和耶和华看来,比他还好。百姓这次保护了约拿单,对于王的卤莽乃是个严厉的谴责,他预感他的咒诅终必落到自己的头上。他就不再继续与非利士人作战,而抑郁不欢地回家里去了。

  凡是容易原谅自己的罪,并自辩有理的人,往往在判断并斥责别人的事上是最严厉的。许多人象扫罗一样,自招上帝的不悦,但他们却拒绝劝告,轻视责备。就是他们觉悟到耶和华不与他们同在时,他们还不肯承认困难的原因是在自己。他们常存骄傲自满的心,同时却残酷地批判,或严厉地斥责那些比他们更好的人。这些自命为审判官的人应当思考基督的话说:“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,也必怎样被论断。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,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。”(太7:2)

  那些想要高抬自己的人,往往会作出一些事来显露自己品格的真相。扫罗的事件就是如此。他自己的举动使百姓认出他看自己的尊荣和威权,比公义,怜悯和慈善更重要。这样,百姓就可以看出自己拒绝上帝所赐给的政治制度是犯了错误。他们已经弃绝一个常祈求上帝降福给他们的虔诚的先知,而换来一个凭着盲目的热诚给他们带来咒诅的王。

  如果不是以色列民出面干涉,救了约拿单的性命,他们的拯救者就要在王的命令之下丧生了。百姓后来跟从扫罗的领导,该是多么地疑惧不安啊!他们一想到是他们自己立他为王的,他们又该怎样的后悔不及啊!耶和华长久容忍世人的刚愎任性,他赐给人人机会,使他们看出自己的罪,离弃自己的罪;那些不顾他旨意,轻视他警告的人,他似乎使他们顺利一时,但到了他所定的时候,他必要显明他们的愚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